镇魂女鬼,杀破狼女孩,滤镜敲厚的叶吹。主吃all叶不吃逆。立场我叶,极端护短,特长怼人。女神甜甜和虫爹【bushi】。

【王叶】状元槐

这皇城里呐,有一颗老槐树。
槐树一般不怎么吉祥,怎么呢?木旁边有一鬼。
你想啊,这带鬼,它能吉祥吗?
故此,槐树的俗称也就是鬼树。
不过槐花是真的好吃,槐花蜜也甜,槐花也顶好看的。
咳咳,跑题了跑题了,今儿个咱呀,就说说这槐树的故事。
天子脚下,那可是寸土寸金。然而就这么一颗普普通通的槐树,愣是在那皇城里杵了几百年。
却说这日,进京赶考的叶修摸到了这棵槐树下。
“哟,这老槐树灵气倒是挺足的。”
舟车劳顿,乍见这么个好地方,叶修心里却只想跟周公来一场美丽的邂逅,也不避讳这鬼树邪气入体。
暴殄天物啊……
于是就去见周公了。
叶修迷迷糊糊的跟着一蝴蝶乱转悠,却见那槐树荫里站着一少年。
少年着黑袍,面容清俊,年岁虽不大,脸上却是一种少年老成的沉稳,身上又隐隐泻出几分贵气来。
叶修心想这定是哪家公子哥,也不知是如何教养的,竟有三分帝王之相。
少年抬头,似是看见了他,四目相对,少年的目光锐利的可怕。
到底考试是正事,叶修睡也不至睡死。
这风一吹,槐花哗啦啦的往下掉,叶修也就醒了。
说来也怪,梦往往散的顶快,即使记得个大概,梦中人眉目也尽是模糊一片,看不大真切。
而叶修呢,他完完整整、清清晰晰的记着那少年的眉目,以及那锐利的目光。
叶公子何等学识,拿下笔试自不在话下。
只到了殿试那一关,纵使叶修早就历练出了淡然心境,也着实吃了一惊。
那龙椅上坐着的,可不就是他梦中那少年么?不过年纪略大了些,却更显得霸气了。
叶修按下不表,参加殿试。
学富五车并非戏言,叶修拔得了头筹,状元及第。
该是衣锦还乡的时候,却又先被招进了宫。
原是皇帝也梦中逢他,又见他气质不似常人,欲委以重任。
王杰希说,梦中相逢此为缘分。
叶修想着这算哪门子缘分,皇帝也真是会扯。嘴上倒是实诚,把自己上树睡觉的事交代了,王杰希就赐“状元槐”三字,又亲自写了,叫宫人挂去。
叶状元和皇帝欣赏彼此学识,常放下身份探讨,一来二去的,自是暗生情愫。
王杰希少时登基,居高位多年,发觉自己似有断袖之癖,却没生过长相厮守的念头。
一则叶修看似平淡,于原则处却是个烈性的人儿,王杰希怕君臣也没得做;二则他不是寻常百姓,或普通富家公子,他是天子,肩上担的是偌大一个山河,他不能。
也没什么可惜的,在其位谋其政而已。
叶丞相年岁渐长,少年时的执着之气却不改,王杰希有时候盯着这样好的一个丞相,也忍不住去妄想片刻,哪怕只片刻而已。
春华秋实夏蝉冬雪,周而复始,轮回不止。
斯人渐老,山河依旧。
后来叶丞相故去,皇帝把他葬在那棵老槐树下。
槐树虽老,却仍枝叶繁茂,物是人非,不过如此。
于是历史上,终于留下一段君臣佳话。

“所以我们都说啊,状元槐下出状元,状元魂归状元槐。”


王杰希听着这故事,看着眼前槐树,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虽常被人说长了幅神棍的面孔,却并不信那些神啊鬼啊的。
这故事的主角,名字跟他一模一样,也是得了巧。
一阵莫名困意,王杰希倚靠着树就去会周公了。
周公没见到,却见一少年。
树叶织成一片绿海,树下少年眉目清俊,柔和的笑。
叶修,找到你了。
王杰希朝着少年走去,少年伸出纤长的手。
王杰希眨了眨眼,醒了。
眼前景象与梦中重合,眼前人,亦如是。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在梦里吧。

THE END




讲道理我还是挺喜欢王杰希的。
虽然是个坚定的叶粉,但看到王杰希那场谨慎又大胆的相让,牺牲自己的名誉也无所谓,只是为了微草的未来。
这个画面跟沐橙哭,回忆伞哥,蓝雨败和兴欣夺冠都属于让我泪目的地方。
就是,怎么会有这么无私的人呢。
他是魔术师,为了扛起微草却愿意封存那个真正的自我。
我一直觉得王杰希也该是少年轻狂气盛的那种人,为什么不骄傲呢?他就是很有天赋的人啊。
可是他成熟的太快了,快到后来我们想起他,就是那个稳重的,以一己之力扛起微草的队长了。
方士谦退役的时候,王杰希应该也无措过吧。毕竟那以后,就是自己一个人了。
吴雪峰退役的时候,叶修应该也难受过吧。叶修对荣耀真的太坚定了,还有苏沐秋在前。
他们俩是怎么走过那段日子的啊。
我永远喜欢王叶的。
负责任的,温柔的老王啊。
就很喜欢夏夏的王叶,夏夏笔下的王叶就是那种平平淡淡的甜,很真实,很可爱。
他们俩偶尔也会幼稚一下,就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王杰希是个伟大的选手,跟叶修一样,他值得我们尊敬。
我的魔术师啊,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王杰希,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5)
©过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