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鬼,杀破狼女孩,滤镜敲厚的叶吹。主吃all叶不吃逆。立场我叶,极端护短,特长怼人。女神甜甜和虫爹【bushi】。

【all叶】夜莺与玫瑰

夜莺与玫瑰把我看哭了……
可能有OOC吧
黄少天是一只夜莺,他有着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喉。当白昼渐渐被黑暗吞噬后,他就会纵情歌唱。他栖息的大树,地上满布的小草,以及各种各样的花朵,都是他忠实的听众。尽管他们有时会抱怨夜莺实在聒噪。但在这之中,有一个特别的存在。
住在高塔中的少年啊,他的名字叫叶修。他有着乌木般漆黑的头发,红玫瑰般让人想一亲芳泽的嘴唇,以及湖水般澄澈的眼眸。他整日整夜的沉湎于晦涩的经书和深奥的哲学,以至病态的苍白爬上他的脸庞,难掩的疲惫和憔悴爬上他的眉梢,但他是喜悦的,所有人都不会反驳,那种无法言喻的,发自内心的喜悦。可当明月侵占他窗户的一角,他就会推开窗子,以便更清晰的倾听夜莺的歌声。“你在歌颂什么呢,夜莺?可悲我是听不懂的了,但这不能消减音乐的魅力。我在一日,希望你能永恒的唱下去吧。”然后他又开始自顾自的嘀咕,诸如,永恒似是不存在的罢,美好却又着实会更短暂一些,瞬间的美和持久的痛,也不知晓其中意义了……
后面那些奇怪的语句黄少天听不懂,但他知道青年愿意听他歌唱,所以他就唱。
一日,夜莺却看见青年的脸上愁云密布。“你遭遇了什么啦,叶修?是什么侵蚀了你的快乐,是什么毁坏了你的喜悦,讲出来吧,我或许能分担一二。”当然,这种发自肺腑的关心,青年也听不懂。语言不通,这是他们之间无法消弭的隔阂,可悲又如何呢?起码他们心意相通。叶修叹了口气,“我确是才知晓爱情的威力,她比哲学还要难懂,你是否瞧见城堡中的王子,我的心遗落在他那里,我渴望一只红玫瑰,去挑战这不被世俗允许的爱情。”黄少天愣了愣,感到一丝疼痛从心脏蔓延到他小小的身躯。“是谁如此幸运,得到这份虔诚的爱?我不懂爱,但我好像爱上了你,不然这心痛的感觉又从何而来?但我不懂嫉妒这种情绪,我感到爱情的美妙,你且等我,我去为你搜寻一枝玫瑰,一枝与我的心脏一般红的玫瑰。”
夜莺去寻找老树旁的玫瑰。“你愿意给我一枝玫瑰吗?如血那样鲜红的玫瑰?”白玫瑰的名字是喻文州,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愿意为叶修付出一朵花的代价,尽管那是我的生命,但可惜他只要红玫瑰,而我永远只能是雪一般清冷的白色,连为他奉献都无力。你去问一问沼泽旁的玫瑰吧,他或许愿意给叶修一朵玫瑰。”
夜莺飞到沼泽地旁,“你愿意给我一枝玫瑰吗?如火一般热烈的红玫瑰?”这株玫瑰抖动了下叶片,他说:“我叫王杰希,我知道古塔中少年的魅力,他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带走我们的心,可现在他要去追寻别人的心了,我甘愿为他奉献一朵玫瑰,但我永远是如阳光那般的黄玫瑰,哪怕阳光能普照大地,他的颜色也会被无视。你或许可以问问破旧墙壁边的玫瑰。”
夜莺拍打着疲惫的翅膀,到达了老墙边。“你愿意给我一枝玫瑰吗?如爱情一般绚丽的玫瑰?”红玫瑰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我张佳乐总愿意为感人的爱情奉献,那是真挚的爱情,尽管我的心在滴血,我也愿意为叶修付出一切,但我今年已经开过一次花,无法再献上一朵玫瑰了。”黄少天叹了口气。“我不忍看叶修如此痛苦,我渴望采撷一枝红玫瑰,难道真的就如此艰难吗?”张佳乐迟疑开口,“我知道一种办法,他能得到红玫瑰,得到爱情,但这需要付出我们生命的代价。你敢吗,黄少天?”“我不怕,你说吧。”
“在那新月普照大地之时,一切都是洁净的白色,你把你的心脏,用我的枝干来贯穿,你把你的鲜血,浇灌到我的花朵上去,我会就此衰竭,而你会死亡,但在我们的上边,会有一株如爱情般美好的红玫瑰。”
夜幕降临,夜莺最后给青年歌了一曲,便飞向玫瑰。“奇怪,今天怎么就唱了这么一小会儿呢?但我满心的牵挂,本也无心倾听,我渴望爱情,如我渴望红玫瑰。”寒月给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霜,不断歌唱的夜莺把自己的心脏贴向玫瑰,他的心头血染红了玫瑰最后一片白,一朵红玫瑰挺立在衰败的玫瑰从中,那是一株比鲜血还要红,比火还要热烈,比爱情还要绚丽的玫瑰。
清晨悄悄降临,青年在花圃中发现了枯萎的花丛和死去的夜莺,他把他们埋葬,然后他发现了红玫瑰。“你们离去了,但你们也获得了永生,你们是美好的,所以你们短暂,可你们留下的美丽,那是永恒。”
青年捧着玫瑰,扣开了城堡的门,他见到了王子,王子决定陪他一起挑战世俗。他们获得了幸福,他们获得了永恒的爱情。但青年偶尔也会想起,窗前的玫瑰与夜莺。“阿修,你想什么呢?”“沐秋?没什么啊。只是一些烟火般短暂而又美丽的生命罢了。”
你的幸福,由我们来守护吧。



啊,我在干什么……快中考了耶
继续沉迷学习√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评论
热度(36)
©过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