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云次方,某声团粉,女神甜甜,磕的cp多且杂,目前最喜欢的书中人是叶修和顾昀。

我知道我喜欢你。但我更清楚的是,荷尔蒙在引诱我,我没有心。

#闲谈

看到《娱乐至死》说,人们感到痛苦的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我就垂死病中惊坐起。
原来一直很喜欢甜甜是因为别的作者会让我哭让我笑,但她能让我思考啊。

「云次方无差」彩虹是甜的呀

ooc短打小甜饼。


按理说大学毕业不该那么煽情了,毕竟已经经历了两三次毕业,眼泪早流干了,奈何肖老师教的好,一帮子人也是真的憨,打打闹闹了四年,感情是好的无与伦比无可复加无话可说无词可写。


所以还是有那个抱头痛哭的俗套环节。


成年人的世界,哈点啤的白的红的黄的都再正常不过,毕竟高兴喝,难过喝,悲喜交加也要喝。

一杯两杯一瓶两瓶的灌下去,管你是人是鬼都得现原形。


一群人抱着嚎着不想分开,眼前只有分别的悲伤,并不曾想到未来的生活里会有万千盆鸡血兜头浇下来,谁也躲不得。


青春正好的时候,谁会去想坚持梦想要废多大的心力呢?


青岛人抱着班长不肯撒手,像极了几百个清晨抱着...

摘录……。

priest《烈火浇愁》

都是截图扫描,可能会有错字……虽然我已经核对过两遍了……。

​可原来看得见摸得着的人完全不一样,真实的盛灵渊是放了盐的水,越喝越渴,残留的声色与触感都如绕梁的余音,诅咒似的钻进人骨头缝里不肯出来。

​我贪得无厌,幻境里三千年不够。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不加掩饰地把毕生渴望摊开放平,展示在他面前。

然而翻遍所有,所愿所求却唯有一个他。

他一生没有这样轻过,也没有这样重过。

咒术已经失传大半,他们忘记了先祖的惨烈,成了庞大的异控局系统中螺丝钉似的小小后勤过着边缘又不起眼的生活。此时忽然接到征召,头一次被外勤们众星捧月似的裹上前线,成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纵然全...

【梅子熟了】『一』

大背景虚设,似古非古的架空向。

私心是嘎龙,但攻受好像不是特别明显?

算了不管了,希望每一个世界的猫猫都能找到自己的狼,又狠又甜的那种。

敬自由,敬爱情,敬一切所谓“禁忌”。

La Vie Boheme。

总有一天。


1.

山东郑氏有个小少爷,生的俊秀灵巧,却皮得无法无天。郑家几代经商,家底雄厚,走南闯北惯了,可以说这大好河山,有一半都落下了郑家人的脚印。照理说做生意么,都不会往那穷乡僻壤跑,偏郑少爷有个性,非缠闹着他爹要往草原上跑,美其名曰“增长见识”。

那郑太太当然不能同意,你说你上哪儿不能增长见识?皇城根儿下,或江南水乡,繁华又舒适,偏要往那大北边跑,何必呢?这一路太远,难免遇上个把歹人,劫财也...

刚放学就看到这个消息……心情很复杂。

希望所有人都会根据自己的见解和判断给作者留下赞扬或者批评的意见,而不要举报。

毕竟因果报应,确实屡试不爽。

愿所有的创作者都仍拿得起那只笔。

希望所有的读者都只是一个建议者,一个读者,而不是一个举报者。❤️


一条鱼。:

我是人,以人的尊严生活,绝不做屠刀的帮凶。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举报任何作品和创作者。



今天你举报自己不喜欢的作品,明天你喜欢的作品就会被别人举报。今天你因看不惯别人的言论而举报他;明天你就会因为被别人厌恶而挂上镣铐。只有你不举报别人,刀才不知道要砍向哪里;只要别人不会举报你,刀就不会砍向你。...



【云次方】草原和海洋

应该算无差?

ooc属于我,但美好属于他们。

我自己文笔渣,但云次方必须🔒!


0.

我们属于什么呢?现实还是理想?

或者,草原和海洋?

不,我们终将属于死亡,但在那之前,我们属于自己和彼此。


1.

北京的夏天一贯喜欢助纣为虐,帮着纷繁的各种压力和烦恼让人透不过气。路两旁的树不少,足够连成长长的回廊,天也算是很蓝了,除了所谓“清风”带来的都是热浪以外,好像也没什么缺点。

但树冠连着穹顶,树根却被压在沥青下面,往上看是绿,往下看是灰,这颜色并不怎么协调。

它们呼吸得艰难吗?阿云嘎想。


2.

“北京这天儿简直受罪,嘎子,你们那儿的夏天什么样啊?”

草原的夏天什么样?从离开内蒙到现在,他几乎一直被北京...

姐妹们我们进了啊啊啊啊啊

第二轮啊啊啊啊啊就在这瞬间啊!

梅溪湖没有意难平!

我哭了!

这个合体!

绒绒!

姐妹们快看歌手的秘密!

ayg好完蛋一男的,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嘎龙石锤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第一!
阿龙川菜,鹤赫有名!
我哭辽!
十年前艺考三试,你们都记得!
云次方szd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剧场与你们相见!
srrx巡演,我渴望拥有姓名啊啊啊啊啊

©星辰隔海
Powered by LOFTER
      1/4